生辰八字算寿终(帝九小剧场7)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本文为帝九下凡小合集,共5篇,枕上书/十里桃花内容均有涉及。

小剧场107 岁岁重阳

这是帝君凤九大婚后的第二年,某日晨起,凤九像往常一样,眯着眼睛想要伸手去抱帝君,却发现帝君已经起身不见踪影,风九不情不愿地爬起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出了寝殿的门,发现不远处,帝君正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专注地研究着什么。

凤九是只好奇心很重的狐狸,加之成婚后凤九在帝君身边,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三百六十行,行行他都行”。人生八雅,抚琴,对弈,书法,画屏,吟诗,酿酒,品茶,插花,帝君是样样出色。调香、烧瓷、制作茶具、设计家居,钓鱼、种树,批注佛经、开垦荒地,诊脉、炼丹、打造法器,锻造兵器,帝君是样样精通。自嫁给帝君,凤九日日都在感叹:“帝君还有多少才艺是我不知道的”。

思绪回到现实,好奇心驱动下,凤九走到帝君面前向他提问。

凤九:帝君啊,你在做什么?

帝君:(头也不抬)染发剂!

凤九:染发?谁要染发?你这又是做给谁的?

帝君:自然是我和滚滚要染发,你一头乌黑的秀发自然不用。

凤九:是我没睡醒还是你没睡醒?你不是平时都告诉滚滚,皓皓银发是你们父子血脉相承的标志,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吗?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染发了?

帝君:因为我们要去凡间一趟。

凤九:去凡间需要隐去银发是没错的啊。可我们以前要去凡间游玩,你和滚滚不都是束发带着帽子遮一遮就行了嘛?何必大费周章地染发?

帝君:因为我们要去凡间长住!

凤九:长住?多长时间啊?

帝君:(终于调出了黑棕色,举起透明的罐子,对着阳光,看到阳光下的黑棕色很自然很好看,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得意地回答凤九)天上一日凡间一年,我们去个三四日再回来,所以得在凡间待上三四年喽!我去给滚滚染发,你去收拾行装。(面带微笑地拍了拍凤九的肩膀,表示信任和期许)快去准备吧!

凤九:(歪着脑袋有些疑惑地看着,一袭紫衫清贵高华,皓皓银发似青丘冻雪,连背影都让人着迷的帝君,下意识地点点头)好吧!


此时,帝君凤九白滚滚一家三口,都是一头乌黑的秀发,出现在凡间的一处农家小院前。白滚滚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帝君。

滚滚:父君,这不是……?

帝君:就是你和你娘亲曾经住过的那处院落,时间是你们离开后的一个月。

滚滚:父君说我们要在凡间住上三四年,父君是怕滚滚住不习惯,才选择这里吗?可是只要有父君和娘亲在,滚滚哪里都住得惯的!

帝君:(摸着滚滚的头)是有这方面的考量,不过这不是重点。你不是说此处有你许多玩伴,你和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又很想念他们吗?并且……不是他们告诉你,小孩子除了有娘亲,必须还得有个爹爹的。你不想把你爹爹(加了重音)介绍给他们吗?

滚滚:(激动地拍手)太好啦!太好啦!滚滚这就去把他们找来!(骄傲地)让他们好好见一见滚滚的父君……哦不,爹爹!

帝君:(帝君蹲下对滚滚耳语了几句后,拍了拍他的后背)去吧!


此时凤九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帝君说他们一家三口要在凡间住上三四年的真正用意。

凤九:帝君……你……

帝君:(面对着凤九,双手揽着凤九的肩膀,真诚地)小白,当年我们之间有太多误会,虽然力战缈落后误会就解开了,但你怀着滚滚远走凡世,独自把他养大的那些年,那份心酸苦楚和委屈无奈,我始终无法弥补。滚滚上回给我讲你们在凡间的趣事,说你不愿和他解释的事情就都拿“因为我们是神仙”来搪塞他。

他听小伙伴说小孩子除了有娘亲,必须都有爹爹的,他去问你,你就说因为你们是神仙,所以他是你一个人生的,他没有爹爹。讲到此处,我看到滚滚的神情有些落寞。虽然当时我们父子已经相认,但滚滚心里还是有个心结吧。这心结大概就是,我错过了他从襁褓婴儿到稚嫩孩童的那些年,他一直都渴望有个爹爹,有个可以带到小伙伴面前炫耀的厉害爹爹。这是他的心结,何尝不是我的。我缺席了滚滚成长的两百多年,是我毕生的遗憾。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重回那一处凡世,站在他的小伙伴面前,郑重地告诉他们,我就是滚滚的爹爹。也是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计划,我们一家三口要在凡间住上几年,给滚滚一个完整的凡世童年,也给你一段幸福的凡间生活。

凤九低下头,湿了眼眶,帝君拿出绣着凤羽花的紫色手帕,为她擦拭泪水。

凤九:(抬起头,脸上又带上了她特有的明媚笑容)这可是帝君说的,要弥补我们哦!那以后的家务活?

帝君:都交给我吧!

凤九满意地点点头,却突然被帝君揽着腰提到眼前,深情地看着她。

帝君:不过,帝君这称呼怕是不合适吧?所谓入乡随俗,夫人应该唤我什么?

凤九:(有些不好意思的)夫君!

帝君:这还差不多!(松开凤九,指着小院)那就让我先除除杂草,修修砖瓦,引水打井,辟出菜地,再打制一套古朴的家具,把这小院好好布置一番!至于夫人你嘛……

凤九:我去给你们做饭!

帝君:好!


凤九正在庭院里摘菜,帝君修瓦除草后正在给刚做好的桌椅抛光,就听到滚滚在唤他们。

滚滚:娘亲,爹爹!我回来啦!

帝君凤九看着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小伙伴。滚滚把帝君和凤九拉到小伙伴们面前,郑重地向他的小伙伴们介绍。

滚滚:这位是我娘亲,你们都认识的。这位就是我爹爹!

褐衣童子:真的是你爹爹吗?

滚滚:(来了精神)你不是告诉我,小孩子必须都有爹爹的,我怎么可能没有呢?

红衣童子:滚滚,你和你爹爹长得好像啊!

滚滚:那是当然啦!(心道,可惜你们看不到我们同款的银发了)

绿衣童子:滚滚,你爹爹好高大,好好看啊!可你这么好看的爹爹,为什么才带来给我们看呢!还有你们走了一个月了,我还以为你们不回来了呢!

滚滚:因为我爹爹当时在从军,抵抗外族入侵!后来爹爹他们大获全胜,还斩杀了敌军统帅,我和娘亲就去寻他了。这不,仗打完了,天下也安宁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回来了!

绿衣童子:哇!你爹爹好厉害啊!

褐衣童子:那王君没有封赏你爹爹吗?

滚滚:因为我爹爹是个淡薄名利的人!才看不上那些封赏呢!


此时凤九在一旁小声和帝君嘀咕。

凤九:你教滚滚的吧?你这编故事的本事真是信手拈来啊!

帝君:夫人,你误会我了,我可没有编啊。那抵抗外族入侵,说的是神魔之战啊。那斩杀的敌军统帅,就是缈落啊。缈落被彻底净化,六界免受造化之劫,算得上大获全胜,天下安宁吧?

凤九:有理有据,还真不是编的。


看滚滚炫耀爹爹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帝君适时开口了。

帝君:滚滚,我和你娘亲要把小院好好休整一番,不如等整饬好了,邀请你的小伙伴来家中做客吧!

滚滚:那等我们家变得更漂亮了,邀请你们来参观吃点心吧!

一众童子:好呀好呀!


这之后的几日,帝君抽水打井,整饬房屋,打造家具,烧制茶具,酒瓮酿酒,开辟菜园,搭葫芦藤,做置物架,凤九看着平平无奇的小院,被帝君一番规制修整后,古朴素雅,还处处透着生活的情趣,就想起了自己回忆在太晨宫当小狐狸时,写的回忆录。

“彼时适逢盛夏,我一身的狐狸毛裹着热得慌,就爱在荷塘的孤船上顶两片荷叶蔫巴巴地近水乘凉。帝君瞧着我模样很可怜,便在几日后伐了两株白檀树特地在水上搭起顶亭子,下面铺了一层冰冰凉凉的白水晶隔水,给我避暑乘凉。我躺在那上头的时候,觉得十分的舒适,又觉得帝君十分的能干。后来发现帝君的能干远不止此,整个太晨宫里燃的香都是他亲手调的,喝的茶是他亲手种的,连平日饮用的一些酒具都是他亲手烧制的,宫中的许多盏屏风也是他亲手绘的。我在心里头默默地盘算,一方面觉得自己的眼光实在是好,很有些自豪。一方面觉得倘若能够嫁给帝君,家用一定能省很多的开销,十分划算,就更加的开心,并且更加地喜爱他。”

帝君:夫人,想什么呢?别发呆了。看看,家里“硬装”已经差不多了,就差“软装”了,我们得去布店买几匹好布料,做几床舒适暖和的被子,再去书局买几本古籍,还有滚滚爱看的画册和你爱看的话本子,至于墙面什么的,我想,不如就把碧海苍灵的景色绘上去吧。

凤九:明日是重阳节,有大集的,我们可以带着滚滚去赶集啊!

帝君:明日也是你的生辰!生辰礼物我和滚滚都备好了!

凤九:有你和滚滚陪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生辰礼物了!不过……夫君可否透露下,你和滚滚要送我什么呢?

帝君:(摇摇头)佛曰,不可说!


九月初九当日,帝君凤九带着滚滚,直奔市集而去。

“九日今朝酒香,一年好景橙黄”。重阳节的市集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茶坊、酒肆、医馆,当铺,书局,布庄,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街市行人,男女老幼,川流不息。小贩的叫卖声,顾客的还价声,小孩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绘制成一副欣欣向荣的凡间生活画卷。帝君一手抱起滚滚,一手揽着凤九,生怕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被人群挤丢了。

不远处,围着一群人,一家三口很快就被叫好声吸引了去。原来是杂耍艺人在表演,引来阵阵掌声。“杂耍之技,来自四方,集于堤上。如立竿百仞,建帜于颠,一人盘空拔帜,如猱升木,谓之竿戏。长剑直插喉嗉,谓之饮剑。”滚滚被帝君抱在怀里,被人群挡住视线,有些无奈,帝君看着怀里噘着嘴的滚滚,直接把他抱起来,让滚滚骑在自己肩上,这下滚滚处在了人群最高处,竿戏饮剑喷火,精彩之处尽收眼底。滚滚也学着大人的样子,拍手叫好,还往前递着赏钱。

凤九带着父子二人,买了以枣、栗、杏仁点缀的重阳糕,各式肉干果脯,还买了布料,古籍,画册,话本,笔墨纸砚。回来后,凤九把肉干果脯,重阳花糕装盘,炒了几样家常小菜,帝君把酿好的桂花酒也摆上,满满的仪式感。

帝君适时把父子二人合力绘制的图画送给凤九。画上绘的是他们一家三口,在碧海苍灵泛舟游湖的场景。此刻,凤九已经被甜蜜幸福包围。

滚滚:祝九九生辰快乐,永远漂亮!

帝君:祝夫人生辰快乐,永远开心!

之后,一家人按着重阳节的习俗,插茱萸,赏菊花,吃重阳糕,喝桂花酒。清风徐来,月色倾洒,凤九在庭院中翩翩起舞,滚滚吟诵着重阳节的诗词,帝君则以箜篌之音相和。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初九未成旬,重阳即此晨。登高闻古事,载酒访幽人。落帽恣欢饮,授衣同试新。茱萸正可佩,折取寄情亲。”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世人未曾想到,曾经的六界至尊,处在无人之巅的帝君,最向往的是家的温暖,是有妻有子的田园生活。

人间烟火气,最抚英雄心。

此刻,即成永远。

帝九小剧场7:帝君执苍何苍生何惧 滚滚得鈌云鈌散阴云

小剧场108 苍生何惧

这是帝君一家三口在凡间小住的第二十日。

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洒进农家小院时,凤九和滚滚正神同步地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出了房门,此时帝君已经坐在庭院里了,正背对着他们用刀很专注地削着什么。

凤九:东华,你在做什么?

帝君:给滚滚削一柄桃木剑。

滚滚:(赶紧小跑过去绕到帝君面前)父君做给我的?

帝君:当然。

滚滚:九九教过滚滚,桃木可以驱邪禳灾,父君是要滚滚像凡间的童子们那样,戴在脖子上吗?

帝君:是让你佩戴在身上。不过在凡间没有玄铁、秘银、沉金之类的材料,更不能用己身灵力打造法器,只能先用这炳桃木剑暂代了。

滚滚:(很是疑惑)为什么不可以使用法力呢?

帝君:因为在凡间乱用法力,会遭到反噬的,这也是为你们好。

滚滚:(坐在木椅上,双脚离地,玩对对碰)怪不得刚来凡间,父君就把我和九九的法力封了。唉,滚滚本打算这次来凡间,可以降妖除魔呢!那这条规矩到底是谁定的呢?是天君吗?

凤九:才不是。是连宋下凡追求成玉,裂地成海,降服四兽,犯了天规,你父君为了给他善后,就给十亿凡世加上一条法则:神魔鬼妖四族入凡,若在凡世施术,皆会被所施之术反噬。

滚滚:(皱着眉,撑着腮,叹着气)唉!父君都没为我改变过法则!怪不得他们都说,连三叔叔才是父君亲儿子!

凤九:(学滚滚的样子,皱着眉,撑着腮,叹着气,化身凤三岁)唉!帝君也没为我改变过法则!怪不得他们都说,连宋才是帝君真爱!


当母子俩神同步地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哀怨地看着帝君时,帝君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另一边九重宫阙,正和司命下象棋的连宋君,一连打了十几个喷嚏。

司命:三殿下这是怎么了?染了风寒?

连宋:那倒不是,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议论我!你说会不会是帝君啊?

司命:……帝君他老人家,带着凤九殿下和滚滚小殿下去了凡间,整日过着神仙眷侣的惬意日子。说是去上三五日就回,依小仙看啊,如果没人去请,估计是不会轻易回来了!

连宋:说得也对。改日,本君也下凡看看他们。来来来,趁现在不打喷嚏了,咱们接着下棋!让本君看看这棋局,哈哈,哈哈,将军!

司命:……


帝君:(冷场之后赶紧转移话题)滚滚,这把剑打好了之后,你也该给它起个响亮的名字了!

滚滚:可是滚滚不会起名啊!要不……九九……你帮滚滚起吧!

帝君:(撇了一眼凤九)你,还是自己来吧!青丘向来出起名鬼才,你不知道?

滚滚:哦?真的吗?

帝君:看看她给你起的名字,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滚滚:……

凤九:滚滚这名字怎么了?我们青丘怎么就出起名鬼才了?阿离,滚滚,不好听吗?

帝君:让夜华离开,让我滚开,你们姑侄俩,起名不都是看当天心情吗?

凤九:(狡辩)给小孩子起名,朗朗上口才好呀!就算……(气势上弱下来了)就算我们当时……当时起的名字,可能是敷衍了一些,可事后也补救了呀!姑姑后来不也给阿离起了大名,叫白辰吗?多好听呀!

滚滚:(扯了一下凤九的衣襟)九九,可你还没有给滚滚起个好听的大名呀!你是不是忘了?

凤九:……(再一次冷场)


帝君:滚滚,你最近不是新得了一本《楚辞》吗?何不从中选两个字,作为剑名?

滚滚:好呀好呀!滚滚这就去拿!

滚滚跑进书房,站在小板凳上,把前几日从书局买回来的《楚辞》,从书架上拿下来,抱在怀里,开心地跑过来拿给帝君凤九看。

帝君:(专注地削剑,头也不抬地指挥滚滚)《楚辞》一共十七章,挑一篇你最喜欢的翻来看看。

滚滚:(翻书)《离骚》《九歌》《天问》《九章》《远游》《卜居》《渔父》《九辩》《招魂》《大招》《惜誓》《招隐士》《七谏》《哀时命》《九怀》《九叹》《九思》,究竟选哪一章好呢?要不就选《九歌》吧!

帝君:为什么是《九歌》?

滚滚:因为九九在梵音谷时,就借了夜枭族公主的身份,唤作九歌公主呀!

帝君:(看了凤九一眼)你倒是什么也不瞒他!

滚滚:九九很喜欢给我讲她和父君的往事呢。

帝君:都讲过什么?

滚滚:九九讲过,那时候在梵音谷,父君很不要脸的。赶走了小燕舅舅,非要搬进疾风院和九九同住。(掰着指头总结)总之就是,你住九九的房,睡九九的床,躺九九的腿,咬九九的嘴,吃九九的饭,还总给九九添乱……(凤九赶紧捂住滚滚的嘴,低声地,尴尬地)行了,别说了!

凤九:嘿嘿,帝君不要误会,这话我没说过……

帝君意味深长地看了凤九好一阵,凤九顿时感觉背后凉风阵阵,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当晚,帝君就以“压倒性”的优势,逼她认错了。


帝君:那好,那就选《九歌》吧!

滚滚:(继续翻书)可是父君,这《九歌》一共11篇,选哪一篇啊?《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这司命,就是司命星君吗?东君,写的是父君你吗?

帝君:那是他们凡人祭祀的神灵,和九重天的神仙们不太一样。或者,你也可以认为,那是凡人心中的九天尊神。大司命是命运生死之神,掌管着人间善恶,杀伐,生死。少司命是生育之神,掌管者凡人的繁衍生息。至于东君,是凡人心中的太阳神。

凤九:我倒是觉得东皇太一才是他们心中的帝君呢。东皇太一可是凡人祭祀的最高天神。看似无情无爱,冷漠至极,其实爱惜宇宙万物。法力无边,庇护苍生,主宰天地,尊崇至高。

帝君:(帝君停下手里要打磨抛光的木剑,看着侃侃而谈地凤九,眼中现出惊艳之色)小白,这些你都知晓?

凤九:当然啦!和帝君相关的,或者疑似和帝君相关的,我都看过,还牢牢记住了呢。

凤九说着,坐到了帝君身边,头靠在帝君肩膀上,挎着帝君的胳膊,很是得意。

滚滚:父君,娘亲,滚滚现在要回避吗?

凤九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帝君一夸,就有点得意忘形了,把站在一旁翻书的儿子给忽略了。凤九有些尴尬地对着滚滚笑了笑,然后坐到一旁正襟危坐。

凤九:滚滚,你继续!

滚滚:那就从《九歌·东君》里选吧。我念给父君娘亲,你们帮滚滚选吧?

帝君&凤九:好。

滚滚: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

凤九:停!“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听起来不错!姑姑给阿离的法器,叫破云扇。你这把剑,不如就叫载云剑吧?他执扇,开云散雾,你御剑,腾云驾雾。

滚滚:载云剑!哇!

帝君: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载云,顺势而为,的确不错。不过,我倒是希望滚滚可以更有担当一些,学会逆流而上。载云,不如鈌云!

滚滚:父君,什么叫鈌云?

帝君:《庄子·说剑》里有:“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鈌云,利剑出鞘,刺破阴霾,匡合天下。

凤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这个意思吧?鈌云,的确比载云,更有担当和魄力!倒是和帝君的苍何,一脉相承呢。

滚滚:父君的苍何,是万剑之宗。剑名,一定很有深意吧!

凤九:(满脸写着这个知识点我会)苍何,是帝君昔日征战四海一统八荒自作用剑。上古史里说,帝君,以万物为师长,以天地为洪炉,以众生为磨砺,执苍何剑,守九住心,以杀止杀,以战止战,携座下七十二神将,战无败绩,兵行必胜,天下遂安。所以,苍何的意思,是有帝君的庇佑,苍生何惧!取其中两个字,就叫苍何!

帝君赞赏地点点头,凤九回以得意的一笑。连宋说过,凤九是他的头号粉丝,是颜值粉,事业粉,更是女友粉。帝君觉得,连宋这话,一点不错。有时候,凤九甚至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过去。有些功绩,连他自己都开始慢慢淡忘了。

帝君:那你的合虚剑,寓意也不错啊。《山海经》说,合虚,日月所出。合天道,利万物,就是合虚。

滚滚:哇!(滚滚完全没有发现帝君凤九正在商业互捧,不住地拍手叫好)那父君,滚滚以后也可以像父君一样,上阵杀敌,威震四海八荒吗?

帝君:现在天下安宁,不会像远古洪荒那样充满血腥杀戮。但滚滚你要记住,止戈为武。利剑出鞘,一定是为了:止刀兵,安天下,救苍生。


此时帝君脑海中浮现出了承天台起火,自己从赤焰兽手里救下风九后,凤九对他说过的一段话。

帝君:为什么要救她们?

凤九:姑姑教导我学业时曾说,青丘帝姬不必事事争第一,青丘要的不是我的荣光,是遇事必挺身而出,若今次见死不救,我该如何让我的臣民继续信服于我呢?

因为那段话,他开始关注起青丘这个年纪尚幼,但有女君担当的小帝姬。时光流转,沧海桑田,那是第一次有人和他产生精神共鸣,开始悄悄走进他的心里。


滚滚:滚滚是父君娘亲的儿子,一定不会给父君娘亲丢脸!滚滚的剑,就叫鈌云剑!

帝君:(揉了揉滚滚的小脑袋,慈爱地点头)真棒!(说着把打磨好的木剑递给滚滚)试试,看合不合手,若是喜欢,等回到九重天,再给你打造个一模一样的神剑。

滚滚:太好啦!


从那以后,滚滚每日都会早早起床,和帝君在庭院中学习剑术,凤九则在一旁摘菜,给他们准备可口的早膳。眼前一大一小,在漫天飞花中舞剑的身影,是凤九避世两百多年,只在梦境才会出现的场景。父子俩一曲剑舞毕,看到凤九正在抹眼泪,被发现了还有些不好意思。

帝君:小白,怎么了!

凤九:(用手指抹掉眼泪,不好意思地看着夫君和儿子)没什么!就是感觉像做梦一样!有些感动!又有些甜蜜!哦!我去看看南瓜粥熬好了没有!

滚滚:九九好像比之前在凡间时,更爱哭鼻子啦!

帝君:这样的她,更可爱,不是吗?

滚滚:(重重地点头)嗯,滚滚也更喜欢现在的九九!

以前的凤九,压抑克制,现在的凤九,释怀坦然。在帝君面前,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玩就玩,想闹就闹,恣意洒脱真性情。丽而不妖,慧而不狡,这样明媚的青丘红狐狸,谁又能不喜欢呢?

帝九小剧场7:帝君执苍何苍生何惧 滚滚得鈌云鈌散阴云

小剧场109 养狐有道

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小狐狸白滚滚正趴在农家院的石桌上,悠闲自得地睡午觉。滚滚有个和凤九一样的习惯,陷入深度睡眠,或者法力尽失,就会现出九尾狐的原身。又因刚来凡间,就被他父君封印了术法免遭反噬,此时呼呼大睡的滚滚,现出了一尾,和凡间平常的银狐没什么两样。

放旬假想邀滚滚一起出门玩耍的同窗们,看到小院的门虚掩着没有落锁,就一面呼喊着“滚滚在家吗”,一面踏进了小院。听到吵杂声掀开门帘的凤九,以为是帝君钓鱼回来了,却看到了让她倒吸一口凉气的场景。滚滚的同窗小伙伴们,没找到滚滚,却发现了趴石桌上睡午觉的银狐狸,全都围了上来。

凤九暗道不好,因为无论男女老幼,没有人能抵抗住滚滚的原身。那皓洁的光泽,让人眼前一亮;那顺滑的质感,让人爱不释手;那厚重的绒毛,给人无负压的温暖;那慵懒的媚态,更让人抱过就难忘。一句话,见过滚滚原身的神魔妖鬼仙,都会和聂初寅一样,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更何况是一群凡间的小娃娃呢!

果然,滚滚被他的同窗们,揉头摸身,握爪搓尾,还有个胆子大的,已经伸手要把滚滚抱在怀里近距离观赏了。

睡梦中的滚滚被惊醒了!滚滚爬起来,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解放了睡麻了的四肢,又甩了甩被摸乱的毛发,刚要像往常一样变回人形,就反应过来这里还围着朝夕相处的同窗们,不能在他们面前来一出“大变活人”,再把他们吓晕了!只能嗷呜……嗷呜……,向凤九求救。愣在原地的凤九终于回过神来,走过去把滚滚抱起来,护在怀里。

凤九:你们怎么来啦?

褐衣童子:我们来找滚滚去踏青!滚滚呢?

凤九:(看了眼怀里的滚滚)他……他陪他爹出去钓鱼去了!

蓝衣童子:(指了指凤九怀里的银狐狸)这是你们家新养的狐狸吗?

凤九:新养的?哦,对对,是新养的狐狸!

红衣童子:那我可以抱抱他吗?

凤九:(和滚滚对视一眼)小狐狸有点怕生,被陌生人抱会咬人哦!(转移话题)滚滚估计天黑才能回来,要不你们在这等他?

褐衣童子:那太晚了,我们先去踏青了,下次旬假再来邀请滚滚吧!我们先走啦!

红衣童子,盯着凤九怀里的银狐狸,几步一回头,最后被同窗们拉走了。

从那以后,同窗们似乎找到了新的乐趣,只要有空闲就要来找银狐狸玩。为此,滚滚就得在人形和狐形之间来回切换。滚滚被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很无奈。凤九把滚滚不在场的理由编了个遍,也很无奈。两只无奈的狐狸,只得向帝君求救。第二天,出门半日归家的帝君,手中就多了一只银狐狸。

凤九:(和滚滚对视了一眼)帝君……这……?

帝君:我猎得的银狐狸,虽然颜色有点暗,皮毛也不如滚滚厚实光润,但给滚滚当个替身,绰绰有余!他们要是觉得手感不一样,你们就说小狐狸到了换毛的季节,应该能含糊过去!

滚滚:哇哇哇!父君太智慧啦!我终于不用被他们摸秃啦!

那天开始,狐狸饲养“专家”帝君,就在凡间开启了一段不一样的“铲屎官”生涯。

为了更好地了解小狐狸的饮食喜好,帝君把鱼肉,牛肉,鸡肉,猪肉,鸭肉,蟹肉,蚌肉,统统切成小块,装进亲手打造的狐狸形状碗碟里,送到小银狐面前,让它自助进食,想吃什么吃什么。

凤九和滚滚看到帝君为了只凡间的小狐狸,费心费力,不但荤素搭配,还没有强迫它吃各种奇奇怪怪的自创美食。小狐狸用爪子推开拒绝的,帝君就撤下来换成新的吃食,凤九和滚滚都看傻了。滚滚觉得父君都没有在吃食上为他这么操心过,很羡慕。在太晨宫当过灵狐,最后被帝君折磨得上吐下泻,天天都是换毛季的凤九,也没见过帝君对小动物这么有耐心过,很嫉妒。专注喂狐狸的帝君,抬头看到凤九滚滚抱在一起,对正在细嚼慢咽的小银狐流露出又羡慕又嫉妒的神色,有些好笑,就想逗逗这两只九尾狐狸。

滚滚:父君,这些肉都不用煮一下吗?

帝君:狐狸是吃生肉的,熟肉吃了对身体不好!

凤九:(疑惑)那为什么我在太晨宫当狐狸的时候,狐粮就必须是煮熟了的糖醋鱼?

帝君:那时候没什么经验,正好在你身上试错!

凤九:(遭遇晴天霹雳)试错?你养我,就是为了淌出一条正确的养狐之路,拿我积累经验吗?(有些生气)那……那你为何不在它身上试错?

帝君:试错成本太高!

风九:什么意思?

帝君:你是天上的灵狐,吃坏了顶多上吐下泻,去药王那里取个止泻药丸就行了。它是凡间的狐狸,要是真吃坏了,命就没了。一粒药丸和一条命,哪个成本高,我还分辨不出来吗?

凤九:(震惊且愤怒)就因为我命大,你就要顿顿喂我,口味不一却出奇一致很难吃的糖醋鱼,差点让我成了我们青丘唯一一只秃毛狐狸?

帝君:(嘴角上扬一脸正经)这也不能全怪我啊,不爱吃你不会拒绝吗?喏,就像它一样,用爪子推开!或者像泰山老母养的雪狐那样,吃一口就全吐出来啊!你不拒绝,我还以为你就好这口儿呢!

凤九:(快哭出来了)那我不是怕质疑你的厨艺,伤了你的自尊心吗?

帝君:(好笑地看着凤九)小白,你想多了!我要是能被人伤了自尊,那我万万年的天地共主,不是白当了吗?

凤九:(遭遇了一万点暴击)你……你……你……(气得语无伦次)我以为你是无心之失,原来你是有意为之。哼!(气得要离家出走)

帝君看着生气的凤九,觉得她不愧是自己挑的帝后,四海八荒数一数二的绝色美人,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美,衣袖一挥,把她变成了红狐狸。

帝君:小白,逗你的,别生气。走,咱们睡午觉去!(对着滚滚)小狐狸吃完了,就把它抱回窝里吧,这里就交给你了!

滚滚:父君,你用法力,不会被反噬吗?

帝君:这点反噬要是算个事儿,那你父君四十万年的修行,不是白修了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滚滚:(望着父君怀里,被父君几句话就哄得乖乖的娘亲,以及父君飘逸的背影,自言自语)连三叔叔说的对啊,唉(叹了口气),律法的最终解释权,归父君所有!

白滚滚收拾完小银狐吃剩的盆盆罐罐,就把吃饱喝足打饱嗝的小银狐抱在怀里,往卧室走去。

帝九小剧场7:帝君执苍何苍生何惧 滚滚得鈌云鈌散阴云

小剧场110 原味

在凡间小住一月有余的凤九,正在灶台边铁锅炖大鹅,香味把爱吃肉的小狐狸滚滚给吸引了来。

滚滚:(抽着鼻子)好香啊!

凤九:(用铁勺把肉和配菜翻了翻)放了你爱吃的土豆,还有帝君爱吃的蘑菇呢!

滚滚:九九,滚滚有个问题想问你。

凤九:(在锅壁贴玉米面饼子)问吧。

滚滚:为什么同是父君下厨做的,烤地瓜就很吸引人,糖醋鱼就很折磨人呢?

凤九:(盖上锅盖)咦?是个好问题啊!(思考了一阵儿)这取决于……食物是不是原汁原味!

滚滚:原汁原味?

凤九:是的呀。做糖醋鱼需要辅料,这就给了你父君自由发挥的空间,他下料就和下药差不多,吃好吃坏你都得受着。而烤地瓜就不一样啦,他就负责烤就行啦,比如在十恶莲花境里,你父君用天火给我烤地瓜,那时候他顶多就算是……(看了看冒气的铁锅)顶多就算是个灶台,灶台只负责烤,又不会对你的食物下手啊!地瓜保持了原汁原味,你父君只要控制好火候,就行啦!

滚滚:原来是这样!

第二日,钓了几尾鲈鱼回来的帝君,一边展示战利品,一边向凤九和滚滚征求意见。

帝君:今天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鱼!小白,滚滚,你们想怎么吃?

凤九&滚滚:(对视一眼,默契地)清蒸!

帝君:……

后来回到九重天,每每帝君要亲自下厨宴请宾客,凤九就只让帝君做一些蒸烤之类的菜品,美其名曰:“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朴素的烹饪方式”。据说从那以后,九重天的神仙们,再也不怕来太晨宫赴宴了!

(有仙友问,帝君做菜难吃至极,那凤九为何不限制他进入膳房?因为帝君在凤九心里是个好奇心宝宝呀,凤九最怕的就是伤害帝君的自尊心,在凤九心里,帝君需要保护,很脆弱的!)

帝九小剧场7:帝君执苍何苍生何惧 滚滚得鈌云鈌散阴云

小剧场111 窥天机

滚滚吃完早饭,背着凤九做的书袋,欢欢喜喜上学去了,徒留下一双父母,撑着腮,寂寞地对视。

凤九:滚滚上学去了,好无聊呀!转眼我们在这小乡村里也待了两个多月了,滚滚学塾的夫子说得还挺对,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帝君啊,不如我们去城里转转吧?说不定能有啥奇遇呢!

帝君:(看着眼前落寞的凤九)也好!

凤九打点好家里的一切,把小院落了锁,挽着帝君的胳膊,哼着小曲,出了门。

凤九:爱我东华,执剑苍何征伐。爱我东华,兵行必胜平天下。爱我东华,掌生死定律法。爱我东华,统六界雄姿英发。爱我东华,四海六合八荒,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爱我东华!

帝君:(有些怔住)你这唱的是……?

凤九:我填词谱曲写的新歌,歌名就叫《爱我东华》,好听吧?

帝君:嗯,真好听!我的小白,多才多艺!

凤九:(得意地)那是当然!嘿嘿!(头贴在帝君手臂上蹭了蹭,发出满足的哼哼声)


“我看你印堂发黑,头顶隐约有黑气缭绕,近期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那……那……可有破解之法?”

凤九:咦?算命的?我们也去算一卦吧!

帝君:都是骗人的!

凤九:那你看刚才走的那个,就,就给银子那个,他的确印堂发黑啊!

帝君:那是心脏有病!气血两虚!再说了,我们是神仙,还用凡人来算命吗?

凤九:诶呀,就去算一卦嘛,算得准,算不准,就图一乐呗!

帝君:也好,那我们就去会会这个李半仙!

帝君凤九来到卦摊前,凤九从容落座。

李半仙: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测风水勘六合拿袖中乾坤,请问二位,谁要算卦啊?

凤九:我!测姻缘。

李半仙:报一下生辰八字!

凤九:壬申 乙巳 庚戌

李半仙:姑娘是非分明,勇敢果决,外有贵气,内无心机。勤勉向上,衣食无缺……(这个真的是热巴八字的批注哈,和凤九很像)

凤九:准啊!准啊!

李半仙:姑娘异性缘极佳,命中犯桃花啊,从八字来看,姑娘会有两段姻缘,得两子一女……

帝君:(气得拍桌子)你说什么?两段姻缘?

李半仙:这……这位是……?

凤九:(给帝君使了个眼色)兄长……

帝君:(拉起凤九自己坐下)来,你给我算算!

李半仙:这……向来没有一卦两算的道理啊!

帝君:你要是早遇到我,早就这么算了,少废话,给你一锭银子,接着算!

李半仙:(觉得眼前这位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又舍不得白花花的银子)那您的生辰八字?

帝君:壬戌 癸丑 甲辰

李半仙:公子为人刚直,敏锐通达,六亲疏远,自强奋发。创家之命,享福延寿。(这个也是伟光的八字批注,和帝君更像)

帝君:那姻缘呢?

李半仙:公子专一重情,夫妻和睦,婚姻美满幸福,婚后得一子一女。

帝君:(气炸了)她两子一女,我一子一女?

李半仙:命格上看,的确如此啊!你们兄妹,都是福禄双至,儿女双全的好命数啊!

帝君面露怒意,恨不得拆了卦摊,点点头,仿佛在说“你给我等着”,气冲冲转身就走。凤九只能一路小跑跟在后面,想拉住他。

凤九:帝君,这还没算完呢,怎么就走了!

帝君:(停下来气哼哼的)还算?算什么?算你多出的那一子是和谁生的吗?

凤九:不是说好了,就图一乐吗?

帝君:我这夫君都要被换届了?还能乐出来啊?

凤九:唉呀呀,胡说的话你也信!

帝君瞪了凤九一眼,继续走。

凤九:不逛了吗?去哪啊?

帝君:(边走边说)回九重天,找司命!

凤九:找他干嘛?

帝君:让这个司命管好凡人的气运,他倒好,整日闲得慌。我要好好查查这个李半仙的命数,我也给他算算命,看看他还能活多久。


当天下午,司命隐了身,拿着半米高的运簿,坐在卦摊前,悠闲地翻着运簿。

司命:我说你得罪谁不好,非得得罪帝君?他是神仙,你就没算出来?这下好了,四海八荒劲儿最大的一坛陈年老醋,被你踢翻了,我这棋都没下完,就得来收拾烂摊子。帝君可说了,让我来现场发挥,给你的运簿重写,你呀,就给我找事。上次那个抢素素玉清昆仑扇,还说黑蛇不祥,得罪天君夜华的道士,我是怎么写的来着?唉,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我得查查。“子非亲生,遭奸夫毒打,家财尽散,得了失心疯。”算了,懒得费心思,套模板吧。你呀,去幽冥司投胎的时候,得好好反思一下,少说话,下辈子注意点。

最后这个窥探天机骗人钱财的李半仙,当夜就被天雷劈了个外焦里嫩。他让帝君“换届”,帝君让他“寿终”,也算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他的运簿上写着——

寿数:四十有二

死法:九道天雷劫

死因:话太多

帝九小剧场7:帝君执苍何苍生何惧 滚滚得鈌云鈌散阴云

帝九天长小剧场 类似剧本体,有人物心理和行为的描述,内容搞笑为主,偶尔抒情;只写官配,帝九天长为主,华浅月下、连香惜玉、墨发绾君、池情画意为辅;篇幅100-10000不等,单篇剧情独立,整体有时间线;已创作150余篇,会定期整理成小合集,方便阅览。

冬瓜紫薯烧羊君原创,谢绝转载于其他平台,侵权必究。

声明:很趣书院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冬瓜紫薯烧羊君所有,原文出处。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56463625@qq.com 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henqushuyuan.com/b/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