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相克却仍然结婚的(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

他是第一位就读于哈佛大学、攻读法律的中国人;他是中国海关第一位华人关长;他主持收回了失去近百年之久的中国关税自主权及海关管理权;他的女儿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女性驻外大使……

但他又是一位因为妻子不孕,与养女通奸生子的男人,最后妻子无奈愤而出家……他就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张福运。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张福运

主掌海关的第一位中国人

1890年,张福运出生在当时处在德国人的铁腕统治下的烟台。12岁时,他进入起美国长老会举办的一间学校学习,并在这里打下了扎实的英文基础。

21岁时,张福运考上了清政府的最后一批庚子赔款留学生。在这次考试中,张福运名列第 3 ,成绩大大高于第10名的胡适、第24名的赵元任和第137位的竺可桢。

1911年8月,张福运远渡重洋,开始了他在哈佛大学的留学生涯。

在哈佛大学,张福运拒绝了导师要他学习银行学的建议,选修了国际法,成为第一位在哈佛攻读法律的中国人。因为他想知道,如何才能通过国际法,抵抗德国人在山东的统治。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1917 年,张福运顺利从哈佛大学毕业,并获得了哈佛大学法学士学位。他谢绝了美国许多律师事务所的邀请,毅然从大洋彼岸返国,来到北京大学教授国际法,为祖国培养急需的法学人才。

一战结束后,帝国主义列强在远东地区的利益冲突加剧。为了缓解冲突,美国于1921年11月召开了华盛顿会议,张福运受命出任中国代表团秘书,参与了这次大会。

在会上,他提出关税自主、取消列强在中国的领事裁判权等议案,均被帝国主义列强否决。张福运认识到“弱国无外交”,从此更加坚定了他为国家争回主权的信念。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不过在这次会议上,中国也不是一无所获。中国代表团就“山东问题”与日本展开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艰苦谈判,并利用列强之间矛盾,迫使日本在山东问题上作出了一定程度的让步。

参加会议的著名外交家顾维均说,这场谈判,日本迫于压力,允许中国收回了青岛海关。这是中国“第一次没有丧失更多的权利,且争回一些民族权利的国际交涉”。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顾维均

华盛顿会议结束后,张福运由于表现突出,被北洋政府任命为交通部海事司司长,成为主掌海关的第一位中国人。

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一直没有获得海关的管理权,这导致中国丧失了关税自主权。张福运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收回“引水权”。

“引水权”也称“引航权”,是一个国家为维护主权和国防机密,保障港口和船舶的安全,对进入本国引水区域的外籍船舶,执行强制引水的权力。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当时的帝国主义列强无一例外,都是由本国公民担任引水员,并要求外籍船舶接受强制引水服务。但在中国,却是由外国人牢牢掌握着引水管理的大权。引水权的丧失,不仅侵害了中国引水员和航运业的利益,也严重威胁中国的国防安全。

在当时,不仅广大民众,就是北洋政府的许多要员都不知道““引水权”这一概念,更不知道它的重要性。

尽管张福运据理力争,认为"中国与列强签订的条约中,并没有赋予外国人在中国制订引水章程和组织引水主管机构的权利",但北洋政府的大小官僚根本不关心这个,只知道捞钱,这也注定了张福运收回引水权的打算以失败收场。

对北洋政府深深失望的张福运,因此愤而辞去海事司司长一职,转而进入北京交通大学执教。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争取关税自主

1927年初,北伐成功,张福运应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宋子文之邀,出任关务署署长兼国定税则委员会委员长一职,主管恢复关税自主权工作。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宋子文

当时中国的海关,大小事情都由外国人担任的总税务司说了算,而海关里的大多数重要职位,也都是由外国人担任。

张福运决定先从改革海关机构入手,拿出了一套完善的海关改革方案,包括废除总税务司对海关的绝对处置权、停止招录外籍人员等等。这也表明,中国人开始真正掌握对外贸易和海关税收了。

紧接着,张福运又开始就关税自主问题,与帝国主义列强进行了艰苦的谈判。在他的带领下,中国于1928年7月与美国签订了《中美关税条约》,于1930 年同日本签署了《中日关税条约》。规定中国所有关税均由海关征收,正式收回了关税自主权。

在被外国人操纵了近一个世纪以后,中国海关管理权终于回到了中国人自己手中。

对于张福运的成绩,《申报》认为,“张署长对于海关行政竭力整顿,开源节流,多所规划。其特殊成绩尤在收回海关自主权,可谓国之英雄!”

张福运则谦逊地说:“收回海关自主权,并非福运一人之功。帝国主义是不公道的,因此注定不能持久。中国只是主张了自己应得的权利。”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张福运虽然在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中担任要职,但他不贪权势,一生都未加入国民党,努力保持独立的人格,体现了中国文人的气节与操守。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福运目睹了国民党政权的腐败,目睹了海关被国民党的权贵操纵,甚至有不少国民党高官也参与走私活动,军统等特务机关对海关事务则不断地干预,终于忍无可忍,于1949 年辞去关务署署长一职,以示自己不与国民党同流合污的决心。

在辞职的当天,张福运发表声明说:“我不得不承认,我个人的能力已是山穷水尽。”之后,他拒绝了国民党要他去台湾任职的“邀请”,举家迁往美国。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成为李鸿章的侄孙女婿

在国家民族层面,张福运表现了很高的道德水准。

他不贪权势,具有那个时代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的拳拳爱国之心,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但是许多不满他的人,以及那些因为走私受到他查处的人,却抓住一件事不放,说张福运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大肆攻击他,这是怎么回事呢?

张福运的原配妻子是李鸿章的侄孙女、民国名媛李国秦。李国秦的父亲李经沣,是李鸿章的李瀚章的第七子,受李鸿章的余荫,在清末当过税务官以及盐栈的栈长之类的“肥缺” ,攒下了万贯家财。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李国秦

他娶过两位夫人,大夫人是杭州城里有名的美人、富商家的小姐吴静宜;二夫人是诸暨美女诸咏琴。李国秦正是吴静宜所生。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辛亥革命后,李经沣举家迁到了上海,当起了寓公。李经沣是一个保守派,封建观念很强,所以对两个女儿李国秦和李国邠的读书并不看重 ,认为女孩子只要识得几个字便已足够。所以李国秦和李国邠姐妹中学都没有毕业,便辍学在家。

李经沣早年积攒了不少财富,也不要求两个女儿抛头露面去工作,而是养在深闺,准备钓两个“金龟婿”。是要李经沣选女婿的标准很高,因为他自己是秀才出身,所以要求女婿要熟读孔孟经典,还要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

许多上门提亲的人,就是被这两个条件卡住了,所以过了两三年,两个女儿一直没有找到如意郎君。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有一天,李家来了一位安徽同乡——桐城人马兆昌。

马兆昌虽然家境并不很富裕,但却也是桐城当地的书香门第。马兆昌自幼便在私塾攻读孔孟经典,稍大一些后又去了天津,进入两江总督周馥的府上,当了一名幕宾。

马兆昌不仅通诗文,写得一手好蝇头小楷,还能打得一手好算盘,在周家的启新洋灰公司混得风生水起。后来经周家介绍,马兆昌来到上海一家银行工作,也算是进入了当时的上海滩的上流社会了。

马兆昌得知李家有一对待字闺中的小姐后,便上门提亲,目标就是大小姐李国秦。李经沣对马兆昌非常满意,可是在给两人“配八字”时,发现马兆昌跟李国秦"八字相克",不宜结婚。李经沣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女婿了,于是在1923年将二女儿李国邠许配给了马兆昌。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1924年,李经沣的侄女婿孙多钰来李府做客时,得知李国秦这个小姨子还没有许配人家,于是便自告奋勇为小姨子牵线。孙多钰也是从美国留学回国的留学生,当过北洋政府交通部次长,与张福运是留美的同学,于是向李经沣推荐了张福运。

1924年,35 岁的张福运迎娶了22岁的李国秦。张福运在上海复兴西路140号买下了一栋小楼,(解放后成为上海警备区宿舍),李国秦就成了这栋小楼的女主人。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孙多钰

张福运和李国秦的婚后生活

张福运和李国秦的婚姻,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一桩“闪婚”。虽然婚前两人并没有进行深入的了解,但让张福运意外的是,李家这位小姐非同一般。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这位李小姐性格豪爽,办事麻利,遇事很有主见,当上署长太太后不像普通的官太太那样整天游手好闲,只知吃喝玩乐,而是喜欢读书画画,还请了上海滩好几位有名的画师给自己授课,她的画技也是突飞猛进。

张福运因工作需要,常要携夫人出席一些宴会。每当此时,李国秦总能显露出她那出众的气质。她深通礼仪,能落落大方地用英语跟洋太太们周旋,毫不怯场,很快便成为上海滩交际场上有名的名媛。

张福运是海关署长,平日有求于他的人很多,前来巴结的人络绎不绝。在这些人中,有一家姓范的外国银行买办,住得离张家不远,总喜欢让他的太太带着女儿来张家,向李国秦请教画画。

范家的这位女儿长得聪明伶俐,当时正上大学,也喜欢画画,与李国秦的性格也很投缘,有时张福运不在家时,小姑娘在张家玩得晚了,李国秦都会留她吃饭,或者请她住在家里陪自己聊天说话。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一来二去之下,那位范买办便就坡下驴,提出让自己的女儿认李国秦作干妈。李国秦当时没有生育,加上对这个女孩很是喜爱,于是便答应了,收下了这个“干女儿”。

日子久了,张福运竟和这个“干女儿”粘乎上了。

可是纸毕竟包不住火,这件事还是被李国秦知道了。张福运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温文尔雅的妻子,在这件事上却不依不饶,非但不接受这件事,反而坚决要和张福运离婚!

张福运是个要脸面的人,而且李国秦在圈内很有人气,所以他并不想离婚。于是他找到了许多亲戚朋友劝说李国秦:“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你又从来没有工作过!”

但李国秦却很坚决。她说,人活着不是光为着吃饭的,丈夫做出了和“干女儿”私通的丑事,这桩婚姻也就走到头了!谁说也不听。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张福运不想离婚,他也没有想到妻子会如此坚决。万般无奈之下,两人于1947年协议离婚。为了表示自己的愧疚和对妻子的补偿,张福运将上海的房子留给了李国秦。但是李国秦嫌这栋房子“脏”,主动搬到妹妹家,和妹妹一家住在了一起。

1949年,国民党政权已经穷途末路,张福运辞去了海关署长一职。蒋介石派宋子文劝他去台湾,被张福运拒绝;中共地下组织也对张福运开展工作,想争取他留下来,建设新中国的海关事业,但出于种种考虑,张福运也拒绝了。

最后,他带着“干女儿”和那个孩子,去了美国定居。

出国之前,张福运最后一次找到李国秦,想让她认下这个孩子,自己可以带她一起去美国生活。但李国秦冷冷地说:“我们已经离婚,我现在不是你的妻子了,不会跟你走的!”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离婚后的李国秦

1950年,李国秦来到香港,租住在一个名叫李慧龙的亲戚的房子里。

李慧龙的家位于香港沙田附近,房子后面有一座山,山上有一间小庙,里面的和尚会经常给人讲经。李国秦终于找到了精神寄托,空闲时便去庙里听经,还带一些经卷回家抄写。久而久之,她成了香港佛教界有名的“女居士”。

李国秦“出名”了。此时,有人向她介绍了香港著名的佛教密宗大师屈映光先生。屈映光与李国秦面谈了几次后,收下了这个女弟子,还为她取了个法号“意空”,意为远离尘世之意。

五十年代,蒋介石怕屈映光返回大陆,于是想办法把屈映光弄去了台湾,李国秦也随之来到台湾。在台湾期间,李国秦协助屈映光重新修订了《中华大藏经》,这本佛经也成为台湾佛教界的典藏书籍。

1973年屈映光先生圆寂之后,李国秦被拥戴为“金刚上师”,开始聚徒授经。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屈映光

空暇之余,她还抽出时间,将屈映光的佛学著作进行了整理和出版,并主编了《法贤丛书》等佛教典籍。

2003年, 李国秦以101岁高龄,完成了一项创举:她由两个徒弟陪伴,乘上飞机, 从台北经香港转到上海,最后飞往了山西五台山。

去五台山朝圣,是李国秦早就想完成的一个心愿,对于她这样一个百岁老人来说,不完成这趟旅程,她将会死不瞑目。 她要在五台山为屈映光先生建一座塔,使师傅的灵魂得到安息!

尽管一路上非常辛苦, 李国秦还是克服了种种困难,登上了五台山。在这里,她受到了五台山佛门弟子的隆重欢迎,并捐巨款为屈映光先生建了一座佛塔。

从五台山返回台湾后,李国秦便深居简出,与尘世几乎断绝了交往。只是每天上午10点钟, 她的弟弟李国光会准时给她打去一个电话, 询问她是否安好。 很多时候,她只是拿起话机的听筒而不发一言,似乎她心愿已了,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了。

张福运不想与妻子离婚,找来亲戚劝说:你若离婚,以后谁来养你?

和“干女儿”生下的孩子,后来怎样了?

张福运和“干女儿”生的孩子是个女孩,名叫张之香。和父亲一样,她也考入了哈佛大学。毕业后,她想考入美国的外交部,但要参加这个考试,必须有9年以上公民资格,而她当时才刚拿到美国公民权。

张福运于是建议她参加了美国总统直属的和平团,到东南亚地区工作。

从亚洲回来后,张之香进入美国国会当职员。张之香的“野心”很大,她后来回忆说:“我从小就对政治有兴趣,我们美籍华人在美国的地位不够高。所以开始工作时,我就考虑,我不是为了自己工作的,我觉得必须为社会做一点贡献。”

她从国会职员做起,并最终冲破了种族的樊篱,于1981 年被美国总统里根任命为国际开发署助理署长,成为当时在美国职位最高的华裔。

1989年,她又被美国总统布什任命为驻尼泊尔大使。 1998 年张之香女士退休后,创办了“中美教育基金会”,致力于中、美两国学者之间的交流与合作。

1978 年,耄耋之年的张福运曾回到阔别已久的故土烟台,祭拜了父母的坟墓。1983年,93岁的张福运在旧金山病逝。

声明:很趣书院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史论所有,原文出处。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56463625@qq.com 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henqushuyuan.com/b/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