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机八字算命(互联网算命大师们)

天下网商记者 杨越欣



“支付成功,998元。”


3年前的一个冬夜,下班回家躺在床上的安然没怎么犹豫,从朋友介绍的算命公众号买下了全套测算服务。


所谓测算服务,其实就是“算命”。安然是美国顶级名校硕士毕业,这个身份和算命关联,违和感十足。但实际上,在新型算命市场上,像安然这样的高知白领并非个案。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曾经,算命占卜给人的印象,是马路边、天桥上、寺庙门口的算命大师。他们留长须、穿道袍,面前摆着一桶算命签、一张八卦图,是移动的封建迷信残余势力。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算命生意也顺势转移到线上,尤其吸引像安然这样20-30岁左右的年轻人。


网易数读在3月初发布的一个互联网算命调查显示,参与调查的人中,有至少七成曾在线上算过命。而算命涉及的“学科”,早已从传统的周易八卦、手纹面相,裂变出占星、塔罗牌等新型“理论”。


对互联网算命,有人委婉地称为 “心理咨询”,也有人干脆认为就是披着各种外衣的“忽悠”。


当下,股市起伏不定,而个人因为工作环境的频繁变化也导致情感起伏不定,一些迷茫的互联网原住民似乎比以往更加需要更具网感的心灵慰藉。在据称千亿规模的互联网算命“赛道”上,资本扶持下的各路机构,以及”自由职业”的个体户们,正极力争夺“玄学青年”。


当中国的周易、西方的塔罗牌与占星术,盯上从小接受科学理性教育的年轻人,诞生了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生意场?


在职业和情感的焦灼中,海归花千元算命


安然最热衷算命的时候,正是她刚从美国毕业回到北京工作。新工作实际情况远低于预期,父母又一直劝她回老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还催她尽快相亲。


“见了几个人都觉得不合适,爸妈说这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也没有信心了。998元算一次我也觉得有点贵,如果是现在,99元我也不会算,但当时确实很焦虑,感情和事业上内心都很动摇,特别想求助于外力。”安然说。


付款成功后,安然向对方自称“助理”的人提供了自己的出生日期,约定与“算命大师”对话的时间。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来源:某算命公众号



到了约定时间,一位大师加安然好友,发来几段长文字,告诉她未来几年在事业、婚恋和健康方面的预测。


“我重点想问的姻缘,感觉不太准。”安然记得,大师说她会在2020年初遇到自己的正缘,对方比安然大四岁,在一个较大的公司工作,从事文职。“结果那时候因为疫情,每天都待在家里,哪里有什么正缘,而且他也没有预测到疫情啊。”


最近,安然又迷上星座,花49.9元买了一本预测2021年星座运势的书,准备自学“理论知识”来给自己算命。


网易数读的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30岁以下年轻人中,62.05%有过星座罗盘和塔罗牌占卜经历。而微博上关于#星座#的话题有756.7万讨论,阅读量达到97.9亿。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某电商平台上关于 “算命”“八字”“占卜”“命理”的产品可以搜索到上百件,销量最高的产品甚至有4.5万人购买。搜索“塔罗牌”“星盘”,也会出现几十个相关店铺。


视频平台崛起后,算命大师们又借助视频形式拼命吸粉,B站上已至少有几十个粉丝数过万的占卜up主。抖音、快手上,也有不少直播算命、星座测试和塔罗牌教学等热门视频。


新媒体的信息轰炸,正在催生越来越多的“玄学青年”,以及“算命咨询师”。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算命咨询师”月收入轻松过万


西西是一个星座运势专业写手,早在2010年时就写这类文章,后来还加入过一家专门提供各类算命服务的公司。


但在公司做了没几个月,西西就辞职改做自由职业,经营一个占星公众号。“刚开始没什么起色,有一天突然涨了500个粉丝,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占星是非常小众、隐秘,甚至有点灰色的行业。不像心理咨询,国家没有一个标准。”而顾客也并不在乎西西是否有所谓的专业资质,“很多人看了我们公众号上的文章,觉得理念和自己比较契合,就来找我给他们看盘。”


西西介绍,“一开始就收个10块钱,很多学生来找我看盘,后来慢慢涨价,发现自己的水平对不起那个价格,就继续学习进修,顾客也慢慢变成已经工作、经济条件更好的人。”


之前西西每天会看一个盘,价格一小时500元以内,一个月下来有20多个顾客。后来随着价格逐渐提高,看盘的频率也变少,“现在一个小时语音服务的费用是800元,一个月也有一万多的收入”。


互联网算命的“隐秘蓝海”上,早已千帆相竞


曾经处在隐秘角落里的算命,在互联网的土壤里,已经发展为十分赚钱的行业。做自媒体、开网店不过是小本生意。


据 “投资界”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2019年占卜命理类产品已有近20家获得融资,包括占心、高人汇、神棍局、帮帮测、星知道、星座不求人、口袋神婆、测测星座、星座女神等玄学创业项目。


其中星座女神创始人是演员莫小棋,她曾靠在脱口秀访谈节目中给明星预测运势成功出圈,称自己是“天文学大数据分析师”。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2014年,莫小棋成立“星座女神”,在线上生产运势预测、占卜内容,还制作星座付费课程。2017年,星座女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正式对外宣布,获得左驭资本领投、水木资本、小米、韦玥创投联合投资的A轮融资,以及娱乐工场投资的Pre A轮,两轮融资超过5000万人民币。


2018年,星座女神推出“准了”app,发布运势内容,提供人工咨询服务。目前准了app下载量已有200多万,莫小棋的个人微博账号也有超过750万粉丝。


莫小棋推出准了的同一年,另一个玄学创业项目“神棍局”与地产大佬潘石屹的一场风波,把互联网算命这一行推向了大众视野。


2018年11月,潘石屹在微博上发长文怼神棍局,怒斥其公众号文章《北京望京SOHO风水大局,互联网“滑铁卢”?》诋毁望京SOHO。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神棍局背后的公司是广州甲子文化传媒,彼时出过不少城市风水题材的爆款文章。被潘石屹炮轰半年前,甲子文化刚刚获得Pre-A轮融资。据报道,当年神棍局靠不足10人的内容团队吸粉50多万,实现每个月流水180万元以上。


地产大佬与“算命新秀”之间的硬杠,以神棍局公众号被封号告终。这还没完,2019年4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定神棍局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潘石屹一方20余万元。


但神棍局团队并未销声匿迹,其运营的另一账号“军师策”如今仍正常更新。军师策提供“命运咨询”服务的“军师”,收费在1200-5000元之间。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军师策上还有“知识付费”的“九爷课程”,其中售价880元的“简单命理学”已经更新30期,超过6000人学习;售价1260元的“现代商业风水”也有1635人学习,两门课程收入达到734万。此外,还有售卖各类改运物品的微店“甲子博物”。


一款名为“灵机八字算命”的app,更是做得风生水起。它在安卓应用商店下载次数已超850万,入驻咨询师近300人,咨询费用从180元到9800元不等。每个咨询师有自己的“专长”和标签,例如擅长起名择日、情感类塔罗测算、八字看婚姻、道家风水等。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其中,头部咨询师麦玲玲的咨询费用高达18888元,在灵机八字算命app上已有357次服务,咨询收入高达674万元。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这类公司的运营模式大同小异。“公司会给咨询师提供客户,收入按比例分成。平台上也会经常搞活动,如果你勤奋一点,会得到比较好的资源位,就有更多顾客。”


除了星盘解读,灵机八字测算app还提供命理测算服务。有人在网上选择想了解的主题,输入自己生辰八字,就可收到相应内容,收费为一次88元。如果顾客想获得更个性化的答案,网站则会进一步推荐收费更高的一对一咨询服务。


灵机八字测算app,以及一家名为灵机文化的公司的老板都是刘兴东。刘兴东同时有着“中华文化促进会新媒体中心主任”的头衔,极力促进的却是“八字测算”。


2019年11月,香港明星李彩桦签约成为灵机文化品牌形象大使。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图右为灵机文化CEO刘兴东



灵机文化官网称,截至2020年初,灵机旗下产品用户已遍布157个国家和地区。


以传统文化为外衣,“神棍们”的算命生意依旧火爆。在科学理性的声音之下,曾经狂飙突进的融资放慢了脚步,或者刻意远离公众耳目,但这似乎无碍行业的野蛮生长。


斯宾诺莎曾在《神学政治论》中写道:“人们常常陷入法则全然不起作用的各种困难之中……所以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往往显示出随便信奉某种东西的倾向。”


快速奔跑的时代,看似给予年轻人无限的机遇和未来,但也给他们带来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和危机感。考学考研、一心搞钱、剩男剩女的种种压力,或许都成为“算命产业”繁殖的土壤。


安然说,“我也知道算命其实就是收智商税”。在网易数读的调查中,62.2%的人和她态度类似,一方面认为算命没有科学性,但测一测也无妨,有时可以慰藉心灵。


互联网算命大师们,正在捕获这届年轻人


在西西看来,星盘并不具有算命的功能,“虽然99%的人都想要一个确定的结果,但是星盘不可能对一个人的未来作出准确预测。” 算命毕竟不可能指向人生幸福的康庄大道,只是年轻人生活中聊以慰藉的游戏而已。


编辑 郭小山

声明:很趣书院所有作品(图文、音视频)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天下网商所有,原文出处。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 956463625@qq.com 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henqushuyuan.com/b/355.html